慢前病知识

郑 重 声 明

时间:2019-08-23 浏览数 (42)
  

慢前病目前日益泛滥成灾,全国统计有上千万之众,且有年轻化之势,有的学生因病休学在家;有大量的婚龄青年因病不敢谈女朋友,不敢结婚;有大量已婚的年轻夫妇因病无法生育;有数量众多的夫妻因病离婚,上千万的青壮年病人活在病痛之中严重影响工作,慢前病已成婚姻家庭的重要杀手。

慢前病由于其生理和病理上的原因,极难根治。什么是根治?照我的看法主要有三点:1、慢前病所有症状消失 2、化验前液常规白细胞正常 3、能象发病前那样喝酒吃辣椒症状不反复。其中第三条最重要。现在有的医院的化验结果你要留个心眼,曾有一深圳病人去某医院尿检,为考证这家医院的可信度,他在卫生间要标本时故意倒入茶水,检查的结果使他大吃一惊,茶水居然化验出白细胞三个+,卵磷脂小体一个+,消息传出后在当地引起大哗。

现在全国治疗前炎的医疗机构有上万家,但有几家能根治?治疗前炎的药物上百种那种有效?治疗的方法五花八门,那种最有效?但是千条万条千万不要做损伤性治疗,已做过的没有后悔药。

我不敢说我的疗法最好,但十多年来我确实治好了上千个久治不愈的慢前患者。其中少数几个病人出现副作用,有两个病人服药15天后出现转氨酶升高,这两个病人都是发病5-6年,急着想快点治好病结婚,服用过大量的中西药,出现眼角干涩,视力模糊,胸胁不适的症状,这已是肝衰竭的症状,因我没及时叫他去做肝功检查,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有两个出现轻度蛋白尿,但都很快服药恢复正常。从这事以后,我都要病人服药前化肝肾功能,有备无患。慢前病是很顽固的病,疗程长,由于细菌耐药,非用一些带小毒的药不足以根治。常规的药物和疗法是不可能治愈的。我追求的是根治的效果,不能拿那些可有可无的药来浪费病人的钱,耽误病人的宝贵治病时间。但是灭毒排毒疗法的药要应对成千上万不同体质的病人难免少数人会有不良反应,有的人对普通的蜂蜜、花生、花粉、海鲜、鱼、虾等都有过敏反应,药物更不用说了。因此极少数人的不良反应是免不了的。但这些不良反应经十八年来的不断改进,都有很好的应对措施。1935年青霉素发明时,拯救了二战中千百万伤病员的生命,直到今天它还是控制各种炎症的重要药物,但是也有不少病人死于青霉素过敏的(发病急骤来不及抢救)。但我的药只是极少数人的一点不良反应而已,这些不良反应经对症用药很快消除,绝对不会危害到人体健康。

自从洋医进入中国后,中医的发展受到极大的冲击,甚至前几年还有人叫嚣在网上签名取消中医。中医的处境艰难,我在几十年的医疗生涯中看不到出路,因此我的几个子女中没有跟我学中医的,后继无人。国家这几年虽然重视中医了,采取了许多有力措施来大力发展中医,但是这一切来的太迟了。文革时期我亲眼看到红卫兵挨家挨户搜查,要破四旧立四新,将凡是石印版的旧书拿到大队集中焚毁,其中有不少是石印版的中医药书,想起当时的场景真是叫人心痛,这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毁灭。一些祖传几代人的壮医疗法被当作非法行医打击,沿用了几千年的中医、民族医的剂型丸、散、膏、丹被当作假药看待,有医术在当时是累赘,随着掌握这些绝技的老人的离世,宝贵的医术永远失传,现在他们的后人在回忆前辈治病的绝招时无不扼腕长叹,捶胸顿足。

如果国家能真正重视民族民间医药,把民族民间中的医药精华开发出来,我相信药房中许多可有可无的所谓药字号的药品因无人购买将被自动淘汰。我现在年老体衰,力不从心。每天听着病人诉说病情,发没完没了的短信,回复没完没了的邮件,有时半夜还来电话,还要配制各种药,没有助手搞得我疲惫不堪。如果国家对民族民间医药的政策真正得到重视,为了病人我可以再干几年时间。我的网页的域名空间交费到明年止,到期后不续费自动关闭,没有接班人我也就停止医疗生涯。说到这里请你不要怀疑我的疗法出什么问题了。如果不相信,可以找几个发病时间不久,没做过损伤性治疗的慢前病人,在新闻媒体的监督下我给他们治疗,报道每天的治疗情况,3-5个月后总结治疗结果,看看我的疗法是否有效?

我治疗肾结石、膀胱结石的效果也是不错的,最近有二个肾、膀胱结石病人服用我的排石药,肾结石有几颗0.5-0.8公分,膀胱结石1.5公分,均在二十天内溶排出。比起西医的碎石和动手术要省事多了,费用也相对少的多了。肾结石的成因是食用含草酸、嘌呤、蛋白质高的食物,使肾脏和尿中的钙、草酸、尿酸的成分普遍升高,有的病人在夏季长期暴露在阳光下时间长,体内合成Vd和Va增多,能促进小肠对钙的吸收,大量出汗不及时补充水分,尿液浓缩易产生结晶核,这样肾结石、输尿管结石、膀胱结石就形成了。

有的人不相信中药能排结石,有一次,我介绍一个病人到某医院做B查出较大的结石,,病人说准备叫南宁大沙田一位老中医排结石,那化验员说你不要相信什么中药能溶排结石,,如果中药能溶化体内的石头,那整个人体也都被化掉了!我对那病人说,肾结石的成分实际上是尿酸与钙的化合物,不是山上的那种石头,那种石头中药是化不了的,只要辨证选择能分解剥蚀这个结晶物的中药就成了,服药后通过胃肠吸收进入肾脏、输尿管和膀胱,剥蚀溶解结晶物,由大变小于5mm时就能排出体外。

2012年12月5日,我获得“中华中医师发展协会专家委员会”赠予“民间最美好中医”匾额和证书。2012年12月12日,我申报参加由全国23个部门发起的“中国行—中医中药中国行”大型活动的的配套工程“中国行—中医健康管理工程”,并获得“中国行—中医健康管理网上专家诊室”匾牌和证书。参加这工作后,由组委会每月定期发给补贴卡,再由我发给需要的病人,凭补贴卡上的密码登陆“全民健康消费补贴平台(www.91duidui.com),免费获得补贴所需的药品。但我在补贴平台网站上看到只有蜂胶胶囊、镙旋藻片和花粉符合慢前病人治疗的补充药物,对病人帮助不大。我要求组委会讨论能不能给病人补贴钱?我的慢前病人需要的是钱,很多病人为治病花光了储蓄,没钱治疗。如果给这些病人补贴钱,就会使没钱治疗的病人看到希望,不然之话这病会毁了他们的后半生!但没得到领导们的答复。满腔为贫困的病人排忧解难的希望可能变成镜中花水中月。

我的药用了二十年,对细菌感染引起的尿道炎、前列腺炎、妇女盆腔炎的疗效是很好的。但它有一定副作用,首先病人服药前一定化验肝肾功能,确保肝肾功能正常才能用药,如果肝肾功能不正常,须服保肝护肾的中药使之正常后才能服我的治慢前的药,并且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也要间断服保肝护肾的中药,确保治好前列腺炎的同时保护好肝肾这两个重要的器官。治疗肝损和肾蛋白尿根据损伤的轻、中、重我分别有三个有效方剂,一般服药10—15天即可恢复正常。我为什么要使用带点毒性的药,因为治疗如此顽症一定要用到一点小毒的药以毒攻毒才能得到治愈。佛教和医生的良心告诫我不能用可有可无的药来敷衍病人,浪费病人钱财,耽误病人的宝贵治病时间,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但这样一来问题出现了,一些发病时间很久(10年以上),服用过大量抗生素的病人,此时他们的肝肾由于长期超负荷的解毒排毒工作,肝肾功能早已衰竭疲惫不堪,已到肝肾质变期的临界点。也许有的病人说我前不久刚化验是正常的呀!不错当时的化验也许正常,但肝肾功能严重病变时才检查出转氨酶高和蛋白尿,轻度损伤是化验不出的。因此这两年出现三例较重的不良反应的病人使我寝食不安。为什么绝大多数的病人服药5个疗程肝肾功能正常,而极少数的几个病人刚服十几天就出现不良反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病人出现肝肾不良反应是由于长期大量服药的结果,我的药只是起到导火索的作用,我再也不敢治疗那些发病时很长,长期服用大量抗生素肝肾功能不全的病人了。个别病人对他以前服大量的药不管却把责任全推到你头上,你变成最后的替罪羊,片面的夸大药的毒性,造成很大的影响,也使很多病人从此失去康复的机会。我承诺病人服用一个疗程后感到不满意退还药费,试问有谁这样承诺?我的一片苦心被人曲解,十多年前我的婚姻变故,明知对方有感染,为验证药的疗效,我故意感染上,从而体验非淋感染后的整个病变过程,充分感受这病给男人带来的心理、生理上的创伤,直到症状无法忍受时才服药把它制服。如果没有这个药,我至今也活在病痛中。我配制这药成功后,先做动物试验,然后在我身上试验,再然后给我的家人服用,确信有疗效且无不良反应后才用于临床。在十多年的临床实践中发现对非淋感染的疗效是百分之百,对耐抗生素的二期复发梅毒服药20—40天彻底根治。因此合并有多种感染的病人用我的药是最好选择。没有严禁的科学态度,没有刻苦钻研自我奉献的科学精神,谁敢胡来?我的药的疗效是发病时间不久,没做过损伤性治疗,肝肾功能正常,无不良药物过敏吏的前列腺炎病人疗效是百分之百的。如果发病时间太长引起器质性病变、又做过损伤性治疗、长期服药引起肝肾功能不全的病人疗效难以保证。凡药三分毒,使用带小毒的药是追求根治的效果,是对病人负责,病人应该理解。如果是为了骗钱,应该用如茯苓、金银花、百合、淮山等无毒的中药加上激素蒙骗病人才是,一服药症状立马缓解,一停药症状重现,你愿意服这药吗?

干了大半辈子的医疗生涯,加上国家中医政策的多变,我对中医爱恨交加,这行业有大多的压力,高度的风险,每日如覆薄冰,如果国家对中医、民族民间医药没有好的政策法规,我将自己淘汰,只将秘方传给后代用以自保。干我们这一行的应得到病人的充分理解,为了攻克危害人类的各种顽症,我们付出了比常人多出几倍的努力和艰辛,夜晚人们都进入梦乡了我们还埋在书堆里,梦中还想着那个病人需要调理,那个病人有无不良反应。压力太大了,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钱吗?我有养老保险工资,生活没问题,儿女也孝顺,年老了,因无接班人要停业,想过几天没人打扰的日子。特此提前一年预告。

最后奉劝慢前病人千万不要选择往尿道插管做各种所谓高科技治疗,人的尿道黏膜很娇嫩,经不起高科技的折腾,做的次数越多损伤越大;千万不要往前列腺里打针,打一针就会产生一个硬结,打多了前列腺会硬化无法恢复。

看着慢前病人排队去做各种“高科技”的治疗,一天的治疗费几乎要花他们一个月的工资,钱没了病没治好,我为他们心疼。

我为慢前病人设计一条价廉有效的通用的处方,虽不能根治,却能控制病情改善症状,比那些“高科技”治疗方法实惠的多:(仅供参考)

黄芪30g 菟丝子10g 生地15g 半边莲15g 白花蛇舌草15g

白茅根30g 茯苓15g 薏米30g 雷公根15g 萆解10g

大腹皮15g 车前草15g 虎杖15g 甘草7g

(此方还有治疗蛋白尿作用)

若湿热重舌苔黄厚加黄柏12g 知母10g

肾阳虚加熟附子15g(先煎) 肉桂5g(后下)

便秘加草决明子15g 日一剂水煎服,十剂后停药几天看需要再服。

(雷公根不是雷公藤,雷公藤有大毒专治类风湿,不要弄错,雷公根南方田边多产,是纤细的小草,雷公藤是藤本,容易鉴别)

我真的希望国家能规范前列腺炎治疗市场,在新闻媒体的监督下组织一次前列腺炎治疗鉴定会,每个疗法要免费治疗几个自愿报名的病人,每天报告治疗情况,3—5个月后总结出治疗结果,找出最佳的治疗方法。


中央电视台都有各种各样的讲座,能不能举办鉴定会这样的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