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前病知识

我给大家介绍几例辨证论治的病例,给病友参考

时间:2019-08-15 浏览数 (59)
  

  病例1,外感:1976年冬,有一位年过七旬老汉赶集回家时不带雨具,被雨淋湿,家门口又有一条浅河需涉水通过,回到家后即感到头痛,发冷,周身疼痛,卧床不起,家人赶紧把他送到某卫生院,输了4天液,病情未见好转,症状反而加重,饭粒汤水未进。从卫生院回家后家人又请了一名当地民间老医生,那名民间医生见其一副虚弱症状投以人参三七之品,病人即感头痛欲裂,全身疼痛,用手触摸头皮也疼,怕冷`无汗,七日不解大便,神志半昏迷状态,此正是所谓的“大实有羸状,至虚有盛候”,病人口噤不开,家人见病势危急,即把他抬至厅堂,下垫稻草,(此乃当地习俗,人将死要抬到厅堂,不能在床上死,否则死后会扛着床去投胎)并通知远近的亲戚回来准备后事,村里的年轻人分工,有的去附近的三里镇购棺材,有的去赶集买殡葬用品。当时有人提议何不叫覃老师来看一下,或许有救?(当时我在学校教书)因我与病人有亲戚关系,不便推辞,便前去探视,诊察所见:病人处于半昏迷状态,谵语,吐音不清,无汗,体温38度,呼吸急促,舌苔黄厚,眼对光反射尚存,脉浮数紧,但至数尚匀。此乃外感治疗不当,寒邪客于肌表,而那名乡医见其虚弱不能食误投参七之品,表证未解,邪毒内陷,神昏谵语,病势危笃,即投以新加香薷饮和银翘散加减,取表里双解之意,嘱病人服药后有汗时切不可用湿毛巾擦,可用干毛巾慢慢吸。入夜,原来病人很烦燥,服药后出奇地安静,家人以为其已死,拿煤油灯去探视(当时农村无电)只见病人头汗微微而出,身上各部位也湿润,脸色润色,呼吸均匀,睡得很香。家人见药已对症,不敢惊动他。由于病人几天下来烦燥不安,不能入睡,这次竟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8点才醒过来,直呼“我要吃粥!”家人大喜,即给予米粥,二煎时加入生蜂蜜兑服(取润肠通便之意)一剂而安。后老汉又活了七年,买回来的棺材七年后才摆上用场。


  病例2 阳痿 。1991年,某男,25岁,国家公务员,与一女(也是公务员)恋爱,多次见面后便订了终身,但还未登记举行婚礼。每次幽会男都要求亲近,女方都以未举行婚礼不妥为由拒绝,但有一次女方心理防线被攻破,主动让给心上人,当时是在马路边,来往的喇叭声、铃声偶尔听见,男方急于求成,不料在关键时刻却笃了,怎么也插不进,心越急越不行,两人不欢而散。女方此时在想,托付终身的男人怎会是这样?两人还有继续交往的必要吗?而男方此时可就惨了,情绪一落千丈,想不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好事竟是如此结局!男人的自尊心荡然无存,陷入了无可名状的恐惧之中,几天下来茶饭不思,身体明显消瘦,连正常的晨勃现象也没有了,患者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我的诊室,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我,问:“我是不是孬种?我还有没有救?”诊察所见:患者精神萎靡不振,心事重重,舌苔黄厚,口苦、大便秘结,脉沉弦。我笑着告诉他,你并不是真正的阳痿,是心理因素和环境因素导致的,结合你的病情和症状,证属本体肝胆湿热,肝主筋,因从未和女性有过接触,心理有一种神秘恐惧感,加上路边的环境干扰,怕被人瞧见,心里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焦虑加上素体肝胆湿热,疏泄太过而筋痿。即投以龙胆泻肝汤,去当归、生地,加虎杖、十大功劳、黄柏、生龙骨、生牡蛎,二剂,头剂加大黄12g(后下)水煎服。二天后患者自述药后口苦减轻,大便通畅,晨勃已恢复,已放下心理包袱,原方去大黄照服2剂。6天后患者自述一切恢复正常,有说有笑。嘱服知柏地黄丸2合以滋肾阴清余热。我对他说你还有一关未过,一定要闯过这一关,打好胜仗。嘱他在假日把女朋友约到单位六楼家中,关好房门,门外挂牌“请勿打搅”。房内把电话插头拔掉,我再三叮嘱他:“记住,此时世界上只有你们俩”。一年多后小俩口添了个小胖男孩。


  病例3,肝热抽筋。1994年夏季,上林县城郊的一位老太婆忽然晕倒,抽搐,颈项强直,四肢孪急,角弓反张,家人急将其抬进卫生院,某西医生检查她虽无外伤,但症状与破伤风很相似,遂给予破伤风抗毒素治疗,输液7天,病情非但不好转,且还加重,叫出院准备后事。回到家后病情如故,不时抽搐,半昏迷状态,家人又请另一位医生来看病,诊断为神经炎,予以维生素B1、维生素B12、谷维素之类西药,2天过去未见好转。当时我搬来县城后与病人家相距不远,了解这一情况后闲谈中我对隔壁人说,这老大婆不是破伤风,也不是神经炎,她是肝热生风,肝风内动引起,如果他们相信我,可能三天后她会起来做家务。隔壁人把我的话转告病人家属,病人的儿子遂来找我去探视。病人已被抬至厅堂,地板下铺稻草。诊查所见:病人脸色腊黄,口吐嗅气,舌苔黄厚腻,不时抽搐,颈项强直,七日未解大便。并从病人家属口中得知,老太婆平日个性刚烈,争强好胜,凡有个争执什么的定要赢,发病前曾与别人吵架,窝着一肚子火气。便对病人家属说,病人平日个性刚烈,肝胆湿热,肝胆实火挟痰火上蒙清窍,肝火极盛,热极生风,肝风内动而出现类似破伤风症状,西医以辨病论治,而中医则以辨证论治见长,老太婆虽无外伤,但老太婆出现类似破伤风的症状使西医无法理解而使用破伤风抗毒素使然。我中医辨证为肝胆湿热内蕴,肝气郁结,肝风内动为辨证依据立方遣药,如有不测,请勿怪罪,因你们已请了比较有经验的老医生,又准备了后事。征得家人同意,我立即给病人臂部注射了2毫升的安定针,几分钟后病人抽搐停止。遂投龙胆泻肝汤去当归,生地,加十大功劳30g虎杖15g,黄柏15g海桐皮15g,木瓜15g白芍15g生龙骨15g生牡蛎15g大黄15g(后下)一剂,1小时后病人拉出前段象羊粪,中段溏烂,后段象水泻一样恶嗅粪便,病人随着苏醒,第二天尽剂后已能起来拄拐行走,第三天去大黄再进原方一剂而安,四天后老太婆去菜地干活了。但老太婆服完2剂后并没再服,肝胆湿热未清,整整一年后旧病复发,当时我不在家,老人家告别人世。


  病例4,蛔虫性肠梗阻。一九八七年九月,我在乡下的诊所里坐诊,一天来了一位邻村30多岁青年带一个8岁,一个5岁的男孩来看病,2个孩子直喊肚子痛。孩子的父亲告诉我,四天前两孩子喊肚子痛,我带他们到乡卫生院去看病,吊了四天针肚痛不止,要是我再看不好就上县卫生院。两孩子直嚷肚脐周围疼痛,手触到一个虫团,会移动,两眼结膜有数个小黑点,舌苔有虫斑,翻开下嘴唇有许多细小象小米粒样颗粒,遂告诉孩子的父亲说是蛔虫引起的腹痛,治疗要分2步走,第一步先让虫团散开,第二步驱虫。当时我养着几窝蜜蜂,师父教我的小窍门现在派上用场了。我给两个孩子同时给两汤匙蜂蜜,一小撮盐,温开水兑匀给两个小孩喝,十多分钟后虫团散开,用手触摸不到虫团,小孩腹已不痛,立即给两小孩按体重予驱虫速来驱虫。第二天孩子的父亲跑来告诉我,回去后傍晚时两个孩子拉下没有一点粪便的蛔虫团,把它们散开后一数,每个孩子竟有70多条蛔虫!


  师父告诉我:“农村卫生条件差,那个年代,几个月到一岁多的孩子随便放在地上爬来爬去,几岁大的孩子吃东西不洗手,我们广西种的甘庶又多,很多东西生吃,容易得肠道寄生虫病。发生蛔虫性肠梗阻时不能马上驱虫,以免虫团阻塞发生肠坏死。蜂蜜加盐是个绝招,盐能咸寒润下,蛔虫碰到蜜糖后立即散开争吃,此时立即驱虫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曾有一个十二岁的男孩患了蛔虫性肠梗阻,因不懂此法白白挨了刀子。我在此公布此病例,目的是给读者碰到类似病例不妨一试,或可免去刀针之苦。


  病例5 颈椎错位。一九九三年九月,来自我老家的一位专门给当地信神群众驱鬼的道公找到我,诉说几天前骑单车前去给一农户驱鬼,不料单车前轴的五寸筒断了,当时他刚下一个小土坡,从单车上头朝地栽了下来,右额碰到路边的小石头,头皮破了,流了很多血,到当地某卫生院治疗,头皮被缝了7针,头左歪,右手功能障碍,不能往前抬起手臂,也不能往后弯曲,头疼头晕,在医院住院,吊了几天针没见好转。我笑着说你去给别人驱鬼为什么不给自己驱鬼,倒让鬼给撞上了?他苦笑说“刀利不能削自个的刀把,没办法。”检查所见:患者痛苦病容,头向左偏歪,右手弯曲置胸前,我告诉他,这不是什么风湿病,是你从车子摔下,头部着地全身重量压在颈部上,导致颈椎错位,第3、4节颈椎向左偏歪,压迫神经根所致,推拿一下就好了,根本不需要用什么药。患者坐位,先松开上衣扣,在患者颈部、肩部作按摩以松开痉孪的肌肉,患者全身放松,然后术者在患者背部用提颈旋转法和侧面推头勾颈法推拿,只听颈部咔咔响,患者头部、颈部顿感轻松,麻痛消失,头颈部、肩部功能障碍消失。患者非常高兴,不花1分钱就治好了。我说好了,以后你再去驱鬼时别忘了检查单车五寸筒和刹车什么的,以免再被鬼给撞了。


  病例6。外感。2001年5月某天上午,某男,35岁,自诉几天前得了感冒,头晕发热身疼,到某诊所吊了几天针,体温渐降,但到了每天下午3点就发热,体温38度,入夜才消退,已连续4天。每天下午3时就发热的时间简直可用来较对时钟,患者无奈求助于我。诊察所见:患者精神尚可,体温、呼吸、脉搏、血压无异常,脉浮弦苔白微黄。此乃患者外感发热后本无炎症体症,用些疏风解表药即可,某诊所却用了大量抗生素输液,破坏了疾病自然转归规律,按温病学说规律,疾病的转归规律是从六经辨论中的太阳病起,经少阳、阳明、太阴、少阴、直至疾病的严重阶段的厥阴病。患者由于用了不对症的抗生素,使疾病处于太阳、少阳病之间,治宜太阳、少阳同调,以银翘散加小柴胡汤去人参半夏加减内服一剂,上午服后,当天下午三时未再发热,再进一剂而安。


  病例七:下面介绍一位老太婆外感后因失治误治活活被医死的病例:一九七0年9月的一天,当时我在安宁附中任教,因为爱好中医,经常到大队医疗站看乡村医生怎样给群众看病,当时医疗站自种、自采、自己加工中草药,免费给群众看病,赤脚医生只拿工分。一天来了一位与我同村的一位老太爷,问赤脚医生要了一把穿心莲,说是给他老伴治痧用的,当时生产队种大量的穿心莲,除了自用,还卖给县医药公司。过后我了解到,那五十多岁的老太婆平时身体还算好,前天上山打柴回家后流了一身汗,洗澡后在院子里洗头,当风受凉,第二天感到头痛、身痛、怕冷,说是发痧,听说穿心莲能治发痧,催老头子到医疗站要草药来了。当时我就纳闷,感冒头痛发热恶寒怎能用穿心莲?但赤脚医生也没问什么,随手给老头子一把穿心莲。过几天后,我又听说那老太婆服穿心莲后,感到胸闷,全身酸痛,摸头发也感到痛,还咳嗽,过后还请赤脚医生打针服药未见好转,又请了一位在本地有点名气的土医生,那土医生见老太婆身体消瘦无力,咳嗽上气不接下气,一副虚弱的样子,又给她开了人参阿胶之品,服药过后那老太婆胸闷气喘更甚。我家访路过时顺便去探望了一下,老太婆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得胸闷得喘不过气来,整个胸部热得象一团火,但四肢却象冰一样冷,几天后老太婆离开人世,从老太爷要穿心莲到老太婆去世,历时40多天。我们来分析一下老太婆的病情:当时天气已是秋天,在广西已开始有点凉意,老太婆打柴回家流了一身汗,又当风洗头受凉,头痛、身痛、恶寒都是外感风寒常见的症状,用辛温解表法如荆防败毒散等方剂即可奏效,但老太爷却没有医疗方面知识,听信别人去向赤脚医生要了穿心莲来煲水服,而那赤脚医生也不问个仔细,群众说要什么就给什么,外感初起不服解表药却服了苦寒药,从而引邪入里,邪热内陷,痰热互结的胸痹症,此时若对症用小陷胸汤辛开苦降法,病人或许有救,但医者又误用了参、胶之品,致使胸阳闭阻,痰饮热毒雍积更甚,致使胸部如火燔,四肢如冰凉之热深厥深症,此时若能用瓜萎薤白半夏汤,病人或许还有一丝希望。但老太婆万万没想到自她得病后所服的药都是催命的药。有的人认为中药无副作用,但是不对症的中药比毒药更可怕!我国近代有一名中医有一句话使我感受颇深“脏腑若能语、医师面如土”。是啊,人得病后就不断地往肚子里灌入各种各样的药物,有的对症,有的不沾边,还有的起相反作用,如果脏腑能说话,开错药的医师的脸色不被吓得面如土色才怪呢。试想一下,全国几十万个中医师,每天开出的中医处方上千万张,这上千万张的中医处方中有多少是对症的,有多少是不沾边的,甚至还有多少是起相反作用的?这无从查证。每个医生都明白自已肩上的责任,三百六十行谁叫你选上这一行?病人得病后选医生时就象下赌注,他是把自个的身家性命全押在了你身上,万一出了医疗事故可不得了,不但害了别人,同时也害了自己。虚假的广告跟谋财害命没什么两样。